社区封闭管理后的24小时:接不完的单 回不去的家

天津新闻 2020-02-13

1块冬瓜,4根黄瓜,7个青辣椒,10个鸡蛋…… 宋鑫将清K = l } u 8 7 R 单和货对照了两遍。三笔订单已经挤满了电动车。

社区封闭管理后的24小时:接不完的单 回不去的家-爱天津

宋鑫需要采购的清单

到小区大门口,查卡,测体温,尽管当天宋鑫已经进出小区多次,但进门程序一样不能少。

社区封闭管理后的24小时:接不完的单 回不去的家-爱天津

查卡、测体温后才能进小区

停车时,宋鑫看到一名年轻女孩正和几名保安争执着,他想问个明白,可催单的信息来了,他加大“电门”一溜烟送货去了。

“跑腿儿哥”一天测20多次体温c J g 8

“大姐,菜放门口了,一会自己取下吧。”宋鑫敲了几下3楼住户的房门后说道。听到屋里的回应,宋鑫转身下楼。继续骑上电动车为下一家“跑腿儿”。

社区封闭管理后的24小时:接不完的单 回不去的家-爱天津

宋鑫把货放在门口,由居民自行取走

宋鑫的电动车运载能力有限,刚n p { x o 2刚那家订的货有十几种,得单独跑一趟。

8日一上午,这样的订单,宋鑫就接了十 : x D – I –几个了。

宋鑫27岁,团泊镇团泊村人,村子改造搬迁后,宋鑫N P T p A T在团泊新家园小区物业谋了份工作,这里M B R F 3 Q S居民大部分和他同村。

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社区较早实行了严格出入管理制度,村委会和物业多次排查后,为每位未离津J q a w + v C {的居民发放了“团泊村连心卡”。卡片上登记着户主姓名、住址、电话等信息,凭卡进出小区。

春节后,村里有20多户外地租户陆续回程,按照要求这些居民需暂时居? L r家隔离,这些居民没有发放卡片,隔离期结束后才能领到卡片,也就是说这些居民在隔离期结束前是不能进出小区的。

社区封闭管理后的24小时:接不完的单 回不去的家-爱天津

保安核对司机卡片

为了保障V e W l 5 / ~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 团泊村委会安排宋鑫为他~ ^ q k | i :们“跑腿儿”。

起初,宋鑫的“业务”并不多, l |没有离津的村民可以自行外出采购,他只为O u o24 | O C0多户居家隔离人员“跑腿/ R L0 I C Q H m”。

社区封闭管理后的24小时:接不完的单 回不去的家-爱天津

宋鑫”跑腿儿“采购的货物

过年期间每家每户的柴米油盐大白菜都有储备,一时也不用下单。正月初七开始,宋鑫陆续接单了,订单大多是蔬菜、鲜肉类,一天接七八单。

6日晚,天津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期间居民小区管理的通` T E X & }告》,自发| ) S # ] H布之日起,全市居民小区实施封闭式管理。

当晚,小区两个大门值守人员由原来的每班2人增加到了每班6人。

7日9 M a g o中午,宋鑫的采购订单猛增,不管是隔离的还是未隔离的,采购订单纷纷发给宋鑫。老张家的青菜,老李家的馒头,小胡要一包香7 c t ,烟……

宋鑫除了跑菜摊还要去超市、药店等地,采购q s ( ; c B c次数也由一趟变成了多趟。他成了进出小区次数最多的人,登记本上有宋鑫20多次体温记录。

鱼香肉丝盖饭“变身”

7日23 8 2 G b0点,累了一天的宋鑫准备洗漱,@ M y突然听到微信提醒,一位隔离大哥点了一份鱼香肉丝盖饭。

“问问这大哥明天吃行吗?这么晚了哪买去E { f a?”妻子抱怨的说。放在平时别说盖饭,就是点火锅、炖鱼出门就能买到,当下开业的餐馆就没几家,一过晚饭点儿大街上没车没人,就算f G餐馆开业,这时候也该打烊? ? / Q 6了。

可宋鑫没听妻子的话,他想, z V y L /碰碰运气。

出门时看了看电动车电量,还有两格电,能跑回来。他紧了紧羽绒服,拧动“电门”出发了。

开业的餐馆并不多,小区周边的两家已经关门,宋鑫继续在大街上转着。家家户户亮着灯,可街上却没人,清静的有些害怕。他揣测着点餐大哥的想法,或许这是他g Y j : )今天第一顿饭,或许是家里的孩子饿了,或许想吃顿饭解闷……想着想着,宋鑫也3 n z A 6有些饿了,鱼香肉丝r & ( U u ~ S盖饭,平时不起眼的快餐,如今却一餐难求。

宋鑫运气不错L . ; %,2公里外的一家餐馆还亮着灯,老板收拾厨具准备打烊,正好宋鑫进屋。看得出来老板不愿意接单,十几块钱的单J S ~ b J t t a还不够麻烦的,宋5 1 a f O鑫说了几句好话,老板勉强起灶开火。

不过,鱼香肉丝盖饭却没有,只能炒一份鱼香肉丝外加单点一份米饭,算下来比盖饭贵几块钱。如果非要吃盖饭] ( @ j &那就自己动手把菜盖在饭上。

没辙了,只能这么办,有总比没有强。

调料的爆香再次勾起j A P D * 2 H M !了宋鑫的食欲,如果不是时间紧急,他真想坐下来点上一份。

拎着鱼香肉丝和米饭,宋鑫` A .消失在老板的视线中。

眼看到了小区大门电动车骑不动了,最后几百米他脚蹬过去的。

到了点餐大哥家门口,他敲了敲门,并在微信U [ t里解释了一番。心想着,大哥愿不愿意多花几块钱?几分钟后,对– o q C . y W方回了句:“谢谢。”并把钱如数转给了宋鑫。

宋鑫没和对方说买饭多难,其实他心里也抱怨。曾为了给人买一包外地香d ? Y H & & E烟打了十多个电话,跑了四家店;曾因买错了一盒葡萄糖,遭孩子家属埋怨;曾为了买一袋馒头跑遍了地摊、超市,最后下订单的人又说自家还有几个馒头存货;曾为了给住户燃气卡充值在雪地里骑了5公里……

宋鑫的妻子整天提心o V o q m –吊胆,家里有老人和孩子,宋鑫整天往外跑,不知道和什么样的人接触,万一被感染,全家都遭殃。可她又不能拦着,毕竟丈夫是为了全小区的安全。担心,埋怨,r H C Y S s理解,期盼……

矛盾的菜贩高大姐

和记者聊天时,宋鑫的手机又响了,是买菜订单,土豆、白菜,这两样社区高姐超市就能买到。

这两天,高姐超市生意b E #特别火,社区封闭管理后,她的店是小区里唯一一家营业的蔬菜店,常用l / o蔬菜在这里基本都能买到。

一看宋鑫进店,老板高桂香随手拿过记账单,她知道宋鑫买w [ .的东西都得列出明细。

菜买好后,宋7 W X `鑫将高姐账单上的明细拍了张照片。“高姐,明天多上点鸡蛋、芹菜、豆角……”宋鑫说。高桂香将宋鑫说的一一记下来,转天上货时会2 % 4 T z多采购些。

宋鑫几乎每天到高桂香的店采购,两人配合出了? T p 0 * s f )默契。宋鑫把客户常点的I w e 6 L 5 6蔬菜M U , ] n 3诉高桂香,高桂香进货时会侧重一些。

社区封闭管理以前,高桂香店里每天销售的蔬菜不超过300斤。如今,蔬菜销量增长到500斤,两天就得去市场进一批货。

家人劝说高桂香闭店休息,毕竟出去就意味着增加一分危险,可小区里住的都是乡里乡亲,眼看着大伙儿买菜不方便,高桂香心里不忍。

尤其是看到宋鑫一天好几P p E d : , c X g趟外出,他的父母、妻子也心疼+ q Z – Q担心。高桂香想着,进货齐全点,宋鑫就能少跑出去几次,也算是为他减轻负担。

有人说高桂香趁机赚不少钱9 k s + : X % x,高桂香说,自家超市菜价和平时一样,g N # $ S Z一斤菜挣几毛钱,何况两天就得* j Q出去进货一次,每天接触的人多,风险也$ d ^ 2 r a 3高,拿命换钱,总归是赔本买卖。

进不去的家

宋鑫又接了一单买药的业务,记者跟随宋鑫出小区大门时 p w 9 3 O S,他7 E C 1 w O发现U ^ _ T刚刚那名和保安发生争执的年轻女子还没有走。

女子身边摆着3个行李箱,行李箱上有航班托运的( 7 ! 3 Y ) [ 0 x票据。女子叫李莉(化名),当天早晨从韩国回来,想进小区遭拒。

社区封闭管理后的24小时:接不完的单 回不去的家-爱天津

没有卡片的李莉(化名)进小区遭拒

李莉向门口的路人求助,希望帮她和保安说说,放她进去。

李莉家住静海区杨成庄乡,} g o Q M C在团泊镇上班,租住在团泊新家园小区里。

年前单位放假后,李莉回a 2 (到了杨成L V P ! N T P t t庄乡老家居住,假期李莉兼职做代购。

2月6日,她前往w h w + n & W韩国采购了一批货物,8日一早返回国内。按照] s m 2 j _ 3相关要求,李莉应隔离14天。由于老家有孩子和老人,于是就想着来租住的地方f F s E 9自行隔离。

不过,当初离开团泊新家园时,李莉并没有领到“团泊村连心卡”,所以保安不让她进小区。

双方3 & 2争执了近半个小时,李莉有些火气,还报了警。

民警到场后,门口的保安依旧不放M { e P n ! Z 8行。

保安建议,李莉回H 5 b U X T M } 3自己老家,如果老家不让进村,可O y [ h ] p t由老家的村委会协调进入集中隔离区隔离。

双方交涉中李5 l U j 2 u莉称,自己的车还停在小区车库里。一名保安表示,可以帮李莉把车开出来,但不能把她放进去。

最终保安把李莉的车开到小区大门口,李莉自行开车离开。临走时,李莉一脸不快,保安解释说,放她进去就是对全小区不负责。m x ( A a h

守住最后一道防线

这几天,像李莉; ) / U这样的事团泊村村支书、主任陈玉国见得不少,但没有办法通融。

陈玉国介绍说,团泊新家园小区有1800多户5000多人,其中外来人口400多户1000多人。春节后返津的外来人口20多户,还有100多户没有回来。20多户U [ r j w m c _ u返津人员全部居家隔离,有专人负责这些居民的体温监测、物资采购和安p y B A Z 0 l t全值守。

社区没有实行封闭管理之前,曾有居家隔离人员下楼抽烟放风,被居民发现后及时制止。村里的防控形势比较严3 4 y . D N m峻,村民早就建议对社区封闭管理,对居家隔离人员严格要求隔离期间禁止B & J W }外出。

“团泊村连心卡”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不小的作用。

社区封闭管理后,有外地租户闹着要回来,否则就让房b C l s & * # w主退租。

对这些住户,陈玉国有些不理解,小区的房租每个x S E 4月不到1000块钱,这个时候因为房租急着回来太不理智了。

陈玉国算了一笔账,现在小I z #区两个大门,每个大门每天12个人轮流值守,每人每天费用150元,一天下来村里的开支就不少。“现在大伙儿保证社区安全第一,个人% . y ^ b H : # 0得失先往后放放。社区是最后一道防线,大伙儿都在齐心协力守住,不能因为个人利益突破这道防线。”陈玉国说。

(津云新闻记者 王曾9 6 . R x D

评论 (0)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