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走了,外套留在办公室,还有满抽屉的药……

天津新闻 2020-02-14

  “说好一起去旅行的……你说等你不忙了,带我一起去看看你喜欢的大海。”看着丈夫王辉的照片,王辉的妻子李淑红控制不住S 3 K f地掉眼泪。

  这是一间普通的两居室,家里的布置1 m f ] V 8看上去有些年头了。相册集里有不少家人的照片,只是,没有两个人的合照,k 9 e 9 – /一张都没有。

他走了,外套留在办公室,还有满抽屉的药……-爱天津

  王辉妻子李淑红

  “他特D u % h % 8 M !别忙,这么多年,旅行都没有. 0 * Y 2 y 两个人一起出去过。] d w z”在李淑红3 – { `看来,尽管家境一般,但有王) M [ k ]辉的家,总是温暖而充满爱的。

  至今,她都无法相信,那个说好要和她共度余生的人就这样离开了……2月10日,蓟州区司法局东赵各庄司法所所长王辉,连日来坚守防疫岗位,因心梗于2月11日抢救无效去世,x U . H + T 0年仅54岁。

  “卡口累,我去吧”

  “卡口累,我去吧”,这是牺牲前,王辉留给同事梁爱平的最后一条微信。

  也在东赵各庄镇上班的梁爱平因为私家车故障,联系了王辉,让他上班时,捎带上她。“我们约好7点半,等我走到小区门口时,他已经等在那里了。”梁爱平说,在车上王辉提起本来春节打算回老家看看1 ^ F T I c母亲,但是一直没有时间。

他走了,外套留在办公室,还有满抽屉的药……-爱天津

  王辉的工作证

  半个多小时后,王辉开车赶到东赵各庄镇政府,开始在门口执勤q t j S B d,负责上班及来访人员的登记与体温测量。“因为镇里的领导知道王辉的身体不太好,所以没有把他安排到一线防控工作,只让他在镇里进行防疫执勤。”

  10日中午,镇里通知,当天下午他们中需要有一个人` U @ @ E # &跟组去新河口村卡口督导、值守。“这是个体力活,还是我去吧。”王辉赶到检查点,和新河口村村民一起守在村口,对来往人员检测、劝返。

他走了,外套留在办公室,还有满抽屉的药……-爱天津

  王辉生前执勤的检查点

  临近下班时,梁爱平得到通知,11日上午继续去卡口值守。得知此消息,从岗位上已经回到家中的王辉第一时间与梁爱平联系:我去卡口那儿,你继续在镇政府大门口值. U _ * I守。

  二人相约,11日早上还是7:30见面,11日早上6:58,梁爱平刚起床,手机响起,手机屏幕上显示是王辉的电话号码。电话那头,是王辉爱人李淑红的声音:你王哥没了,不能去再接你了。

  “接到电话后,我整个人是蒙的,在沙发上呆坐了好长时间,无法相信这个和蔼可亲的老大哥走了。”梁爱平R * 9 z } 2 e眼圈发红。

  办公室留下满抽屉药

  2月10日傍晚,从蓟州城区出发,车窗外寒风凌冽。街上没有行人,只有闪烁的警灯和值守的检查点格外醒目。约30分钟车程O R =,东赵各庄政府院内一座普通的平房小屋出现在记者眼前,这就是王辉生前最后工作的地方——东赵各庄司法所。

  站在镇政府的院内,天气依然清冷,但风却一改此前的威力,似乎也不愿打扰已安静睡去的王辉。

  “他非常爱看书,这本书是他之前没看完,去执勤时盖上的。”在王辉的办公室内,同事张志刚看着眼前熟L O q i & {悉的一幕,举起手来搓了搓脸。

他走了,外套留在办公室,还有满抽屉的药……-爱天津

  王. n W , i 1辉值班室里的床

  一本《中国共产党党内重要法规汇编》静静地放在值班床上,似乎还在等待读书人归来。

  这是一间极为普通的办公室,不足30平米的空间分成两间,外面是公办场所,里面是王辉的值班住所。屋内床上被子整齐地叠着,上面放着他脱下的外套,里侧放着两摞书,床头的衣架上挂着一身警服……

  “他总是忙,工作要是多的话,他就很少回家了,一直在所里住着。”打V m R k o + 9 P }开床旁边桌子的抽屉,其中一抽屉里满是药,令人心头一紧,也让张志刚再次红了眼眶。“他有一次加班,半个月没有回家,再回家时,嫂子和他吵了一架。哭着问O G C A g :他:‘你还有没有这个家?还有没有孩子?’听嫂子= Q g d z I M说抱着他哭的时候,他站着就睡着了。”

他走了,外套留在办公室,还有满抽屉的药……-爱天津

  留下满抽屉的药

  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了解到,王辉患有高血压等慢性疾病。“他平日里几乎4 c c是药不离身。”张志刚告诉记者,村民的矛盾不分时间,王j N [辉经常来不及吃饭,` V I 8 u强忍着身体不适就去处理各类纠纷。大家都说,一方面王所跑得勤,另一方面人缘好,办事公道,大家得给所长这个“面子”。

  “我最后悔的事就是) ` r ^ v O – W和他没有一张合影”

  2月12日晚上6 H [ K,记者来到了王辉位于蓟州城区的家中。简单质朴的老式装修,一侧墙边放着一个书柜,里面放满了司法方面的书籍。客厅里摆满了各种植物,为家中增添了自然鲜活的气息。

  “老王最喜欢植物和花,在家里有点空闲都会收拾他的这些‘宝贝’。”王辉爱人李淑红说,他的手机相册里全都是花,心情好的时候还! h I D C H 8 ,自己作诗。

  “他平时回来都比较累,我让他多休息,但他每天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当天工作上的事情,写在日记本上。”李淑红说,有时候心疼他,让他少跑点路,他却说:4 R W I p“我们都是老党员,只有冲在前面,我心里才踏实……”

  李淑红知道,王辉是个“固执”的人,只要人还在岗上,想让他偷会儿懒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  但时间阻止了王辉的脚步。2月10日晚上,王辉感到胸闷,李淑红给他拿了2片药吃下去,但没有好转。看到难受的丈夫,李淑红` d x C N 4 (决定带着丈夫去医院看看。

  “他在去医院的路上还比较正常,只对我* n L X . N t说了一句‘有点难L 7 c | x受’。”E M j E D h Q F A赶到蓟州区人民医院后,医生就把王辉推进了急救室。看到医生和护士从急救室跑进跑出的,李淑红感到害怕,她预感:要出事了。

  王辉这次真的可以好好休息了。

  李淑红拿起桌上相册,里面是王辉和孩子的照片,但是从头2 ` .翻到尾,却看不到一张王辉和她的合影。“我们两个从来没有一起出去玩过,他非常喜欢大海,却没有时间去看。我们计划好,等疫情过去,我们两个一起开车去看海、去拍照……”没想到,这简单愿望,成了她永远的遗憾。

 4 z G J & @ H b % 记者手记:

  王辉是一位平凡的I * 5 AL P e I层工作者,在天津能找出一大批像他这样,日$ s j | ! s +复一日干着旁人认为琐碎的事。如果没有来势汹汹的疫情,此刻,他正和家人其乐融融过着日子;如果没有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奔波,此刻,他正谋划和妻子去哪旅行。

  严峻的疫情,让这场阻击战中的普通人| m ) * O 9变得不平凡。一个普通人做的工作看似改变不了什么,但百个、千个、万个乃至无数个普通人手挽着手,战斗在一线,就能筑起坚不可摧的钢铁长T f x ^ C城。(津云新闻记者 郭强)

评论 (0)
   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