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支疫情防控队伍,一到夜里就“眼睛瞪得像铜铃”

天津新闻 2020-02-15

津云新闻记者 顾明君

2月14日的雪在Y R *傍晚时分停了,这个往年车水马龙的日子今年完全失去了存在感,晚上9点半,马1 ` 8 w h – s 2 .路上已见不到几辆车,倒是河东区住建委的门口显得十分热7 A F ( W闹,多辆车聚集在这里。车主们都是河东区住建委的工作人员,~ y ) @ F % 5他们正在d ~ L d等待分配任务,约20分钟后,车辆依次开走,各自奔向社区点位,大家今天的任务依然是值通宵的夜班,一个班10个小时,不许睡觉。

这支疫情防控队伍,一到夜里就“眼睛瞪得像铜铃”-爱天津

新任务 承包所有夜班

自疫情发生后,河东区住建委便开始应对部署各项工作,2月9日起,河东区住建委开始抽调人员,增援大王庄街和东_ | ` 4 p w b u新街的社区$ Q w G + ; R防疫工作,主要负责白班值守,2月12日,河东区住建委接到新的任务,将承包大王庄街辖区内所有非物业小区的夜班值守任务,负责为出入人员测体温、登记车辆信息、登记外地返津人v V ! a / q $ x 9员信息等,值守时间为晚10点至转天早上8点。

为了完成任务,河东区住建委组建了多支队伍,办公室科员曹萌是河东区住建委疫情防控党员突D 4 = & G p e m :击队的队长,同时也是长城公寓社区小组的负责人。长城公寓社区共14个小区,只有一个是物业小区,全社区3000多户,7000余人,居委会w r [ 1 + Q F w s力不从心。“为了更有效地N G 2 / l w I T `监管N 1 c x } @ | ),一部分小区的出入口被暂时封闭,即便如此还是有15个出入口,但我们居委会只有12个人,而且女同志居多,所以我们非常需要区住建委的支援。”长城公寓党群服务中心副书记高磊告诉记者。记者注意到,高磊的右脚上绑着一只塑料袋,左脚的雪地靴大半个鞋面都湿了,高磊说,她早上7点50分就出门了,已经跑了一天,两只鞋都被雪水打湿了,同事给了她一只塑料袋,她就先套在了右脚上。

2月14日% : 9 O m T,曹萌的任务是和副队长丁奇去他们的小组值守的12处点位巡查,主干道上的雪被! 0 v M往来车6 I j辆辗轧成了雪e 6 4 q D #泥,曹萌的雪地靴也很快湿透了鞋底,不常走人的小路上积雪还能没过脚面l U 3 x,走上去“嘎吱嘎吱”响,“接到全夜班的任务后,没有人抱怨或觉得不公平,大家都主动地领任务。”曹萌边走边f K h b R M s说,“我今天去转点位,看看大家缺什么,有什么需求,及时为D B { ` U C ? ! 4大家解决问题。”

站在那里 就是个提醒

曹萌去的第一个点位是十二经路15号院,这个点位负责7个门洞的居民,值守的是李公楼房管站的张雪冬和U H ) W 4 $ t g f杜明,两人都已是第二次值夜班。“上次那个点位有个保安亭子,能坐一会,这回t 3 *是纯露天了,等到后半夜特别冷的Z / ` ; i 4 : r时候,我们就进车里待会。”张雪冬说。

来了一名居; % X @ C L b Q w民,张雪冬要为他测体温,但体温计显示红屏报错。“冻的,体温计低温就报错,不用的时候你得把它搁怀里捂着。”一同巡查的高磊向张雪冬传授经验。

鉴于大多数点位都是纯露天作业,每个点位会安排一人开车,执勤人员可以进车内避寒。但大多数执勤人员还是愿意在车外待着,他们站在 % k j那里本身就有一定的提醒作用,“我们执勤还有个重要任务是提醒出入居民戴口罩,上次执勤时,有居民没戴口罩,老远看见我们,自己转身就回去了,一会又戴着口罩出来了。”张雪冬说。

这支疫情防控队伍,一到夜里就“眼睛瞪得像铜铃”-爱天津

康菁和高双鹏负责值守平顺里点位,车子停在小区唯s * T . ! @ @ 0一的出入口1 X 5外,半堵着路,这是夜班执勤人员的统一做法,为的就是让小区出入9 e ] b } h L人员无法逃开自己的视线。康菁和高双鹏都是第一次上岗值夜班,没什么经验,除了看到下雪多穿点,高双鹏能想到的另外一项准备工作就是把y e C E % A )2岁半的女儿提x q S @ e E e M前送去了奶奶家。“近期就不打算去见她了,小心点好。”高双鹏说。

不能睡,不能睡,坚决不能睡

从凌晨3点左右开始最难熬,这是上过一次夜班的人们交流后达成的共识,但谁都知道,他们坚决不能睡,尤其是周围已出现了确诊病例,大家的弦绷得更紧,漏掉一个人,就意味着一份不可预知的c = e c R风险。

为了不睡觉,大家想出了各种办法。“我值班那天附近正好有个便利店,困了我就去溜达一圈,给一起Y * A ] A u | X值守的同伴买点吃的,或者就下车吹吹冷风提神。”曹萌说。2月12日的第一批夜班,河东区住建委共出动了106人,其中连曹萌在内共计有19名女同志。那是曹萌人生第一次值通宵夜班,平淡得可以用无聊来形容,“一共就遇到了俩人,一个遛狗的住户,一个环卫工人。”曹萌笑着说,但那个夜班给她留下了很深的k 6 U QS t T ] (象,“那次年轻人比较多,我们建了个微信群,大家在w w { E M l Y群里聊得特别热闹,聊天人就不困了。凌晨的时候,我跑到马路上,小声地喊了一句,然后那条路上各个点位的小伙伴们都露出头来,大家互相招招手,我觉得那个回忆还是很美好的。”

与曹萌的第一个夜班相比,丁奇的第一个夜班很孤单,2月11日,他在东新街值守,大多数点位都有物业配合,但丁) : B奇选择了没有物业的环X i D F d {秀东里15-16& & K { h T号楼之间的点位,一个人值通宵,为了不困,他不停地在微信上找人聊天。“夜班的可怕在于没什么事可做,但你还不能有丝毫的放松。值白班的时候,人来人往各种忙碌,时间过得特别快,可是到了夜里,出入的人很少,11号那一宿我就给十来个人测了体温,给一辆进入的本地车辆发了一张黄单子,除此之外的时间就是在那守着,觉得时间I k S h ( D太漫长了。”丁奇说。

11号的夜班丁奇收到Y U t p ~了一份特殊的礼物,晚上11点多,有一位居民为他送来了一盒热稀饭和一些咸菜,丁奇非常感动,t [ 0 F J立即发了朋友圈,收到了39个赞。“都是秒赞。”丁奇的 4 /话语里藏着掩饰不住的自豪感。

这支疫情防控队伍,一到夜里就“眼睛瞪得像铜铃”-爱天津

14号值守的大直沽房管站的陈健12号夜班时也收到了居民的暖心礼物,“居民给我们送来了热水,还给我们搬来了凳子r P q v Q i b,量完体温还会跟我们说句@ o f m g X V d J谢谢,大家很配合。”

这支疫情防控队伍,一到夜里就“眼睛瞪得像铜铃”-爱天津

情人节快乐

大年初二,曹萌见了女儿最后一面,然后就将孩子托i f F N D a w | ;付给了4位老人,每天的交流是和女儿开个“视频会议”。“我女儿上一年级,最近的网f Y C ^ X ) P上授课把老人折腾坏了,姥爷说他血压都上来了,那我也管不了了,让他们自己解决吧。”曹萌说。

上夜班并不意味着白天能休息,住建委的工作仍在正常o H s / o _ + _ #G ^ * v L p 6 j进,曹萌所在的办公室和丁奇所在的督察科工作都比较繁杂,曹萌? D ; Z F下了第一个夜班后本想将微信静音,好好休息一会,但2个小时里接了四五个电话后,她已毫无困意,起身重返K ) H z单位。

2月14日晚上临出门前,曹萌的爱人问她,明天是周六,会不会休息,曹萌惊讶地反问:“明天是周六了?”她已经失去了星期几的概念,更无暇顾及情人节这样的浪漫。

采访结束时已w A ^ z L临近午夜,曹萌看了一眼手机,自言自语道:“哎呀,情人节快过去了。K = K”记者提出为她和丁奇B L A e !照一张工作照,两个人在雪地里并肩站在一起,曹l } B S 5 n D ]萌提出,他们要比出一个必胜的. e = ~ & u造型,显示战胜疫情的决心,照完相,两人对视了一下,忽然大笑起来,并t + j O同时向对方喊出:“情人节快乐!”

这支疫情防控队伍,一到夜里就“眼睛瞪得像铜铃”-爱天津

评论 (0)
    Top